聚焦罗尔事件别忘了“沉默的大多数”

日前,《罗一笑,你给我站住!》一文刷爆朋友圈,深圳5岁女孩罗一笑患上白血病,父亲罗尔在微信公号记录女儿治疗过程,无数网友纷纷打赏捐助。然后,事件很快反转,罗尔被证实有三套房产,一套在深圳,两套在东莞。有网友指责罗尔利用公众号募捐,幕后推手是一家善于“营销”的公司。

家有数套房却向大众哭穷,骗取公众善心、消费网友爱心,实在可恶,这是目前舆论场中的主要观点。罗尔事件究竟如何收场,需要罗尔及其朋友拿出坦诚态度,也需要职能部门依法介入。在此之外,我们也许更该思考一个最容易忽略的命题——相比于能说会写的罗尔,那些“沉默的大多数”该怎么办?

身患白血病,生死未卜,罗一笑的生命天空布满乌云,她是不幸的。而换一个角度看,罗一笑又是幸运的——她有一个会讲故事的爸爸,一个可迅速激发大众情怀的爸爸。而且他爸爸的一个朋友善于“营销”,帮助她轻而易举募得两三百万善款。

但是,不是所有人都会讲故事,也不是所有不幸者都会上网。据统计,截至2016年6月底,,我国网民规模是7.1亿人,也就是说尚有6亿多人不是网民。在这中间,一定有不少遭受苦难需求求助的人,他们不会上网,自然无法通过互联网平台募捐。尽管不上网不等于不会求助,也不等于不会获得援助,但失去了失去求助互联网这条渠道,无疑少了很多获得善款的机会。

曾有网友说,在这个世界上,很多真正需要帮助的人,从来都在看不见的地方。让人闻之动容。尽管此话有些绝对,但揆诸现实,确实道出了一些实情。有的,遇到了不幸,但不懂得求助,更不善于求助,有时沦入自生自灭的困苦境地。

相反,有人的不幸因偶然因素为人所知,便能迅速改变命运。比如去年曾有一篇被称为“世上最悲伤的小学作文”在网上热传。文章署名“柳彝”,一个来自四川凉山州彝族的小学四年级姑娘:父亲四年前病逝,母亲今年也不幸病逝于家中。有记者称,“看完(这篇作文)后心疼、心酸,情绪全无,整个人都不好了”。在记者的帮助下,“最悲伤作文”进入公众视野,直抵人心,“柳彝”和她的两个弟弟很快获得了妥善安置。

鲁迅先生有句名言:“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与我有关”。 诚然,无论从人性的角度,还是从制度救济的角度,我们都应该关注每一个不幸的人,及时伸出援手,纾解他们的悲苦。问题是,在一个越来越热闹而躁动的时代,如果不“打捞”,弱势者的声音会不会及时被听到?如果不搞些“策划”闹出动静,他们的声音会被人听到吗?

数月前媒体披露了这样一个案例,一张小姑娘在杭州武林广场上当人肉靶子的照片刷爆了朋友圈。图片里,女孩呈“个”字型站在一块大木板前面,木板上写着“人肉靶子,十元一箭。”原来这个姑娘是当人肉靶子为姐姐筹钱治病。很显然,此事有策划痕迹,但是我们会忍心指责这名姑娘吗?如果不是采取这种另类方式,她能受到足够关注吗?

应该看到,当前我们的各项制度设计,日趋完善,不让每个不幸者求助无门,也不让每个陷入困境中的人自生自灭。比如在扶贫上,决不能落下一个贫困家庭,丢下一个贫困群众。再比如,不断补齐民生短板,全面建立各种救助制度、为困难群众兜底救急。在这种背景中,当有人再遇到不幸就能找到救济之道。这是看得见的进步。

回到罗尔事件上,希望罗一笑早日康复,也希望每个不幸者都等迎来命运改观。但是,我们永远不能忘记“沉默的大多数”,在政府力量之外,社会力量也应该行动起来,共同努力,绝不留帮扶的盲区,更不忽略孤苦者的求助,我们这个社会才能愈加充满希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