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女狙击手柳德米拉的故事

电影《女狙击手》根据柳德米拉的真实事迹改编,她实际上战场的时间不足一年,却射杀了309名德军,影片以美国前埃莉诺回忆的方式,讲述了这位女狙击手的战斗经历以及后来在美国与埃莉诺相遇结缘的过程。

1957年,莫斯科伏努科沃机场,美国前安娜.埃莉诺.罗斯福到访苏联,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特意邀请她参加招待会,埃莉诺却拿出一张小卡片,让工作人员带她去卡片上面的地址,她要先去那里拜访一位女士。工作人员非常疑惑,是什么样的女士能让前美国将她排在赫鲁晓夫的前边。

这位女士就是影片的主人公,柳德米拉,她与埃莉诺第一次见面是1942年在美国召开的国际青年大会上,那时的柳德米拉虽然看着稍显稚嫩,但是她已经在战场上成功狙杀掉309名德军,当她说出这个数字的时候,埃莉诺深感意外,满脸不可思议。

当时的美国记者称呼柳德为“死神小姐”,埃莉诺不禁对这个外形瘦弱的女狙击手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她邀请柳德入住白宫,想以女性之间的沟通方式,去了解柳德是怎样拿起枪,冷静的射杀309名敌人。

当柳德被记者责难时,埃莉诺及时现身,结束了记者招待会,并教导柳德要将讨论的方向引到对自己有利的地方,手把手的教她如何应对记者,可是对于习惯了战场的柳德来说,这些太难了。

两个人在白宫相处融洽,甚至一起下厨做菜,玩耍嬉闹,然而当埃莉诺不小心将一口锅掉到地上的时候,刺耳的响声却将柳德吓得躲在橱柜下方,全身发抖,显然即使柳德是经过战场检验的一名出色狙击手,战争仍然给她带来深入骨髓的创伤。

埃莉诺送给柳德一件裙子,让她脱下军装,穿上展现女性之美,作为回馈,柳德拿出一顶军帽,戴在埃莉诺头上。埃莉诺一边与柳德喝着小酒,一边讲述她与富兰克林的奇妙缘分。

不久之后,埃莉诺带着身穿长裙的柳德来到芝加哥参加酒会,在酒会上,一位商人想用柳德的照片做广告,并且愿意付给她100万美元,不过被柳德委婉拒绝,还有一位歌手带柳德来到化妆间,弹唱专门写给她的歌曲。而这一切美好很快就被随行的工作人员打破,工作人员拿着军装推门而入,无视站在一旁的埃莉诺,告诫柳德,她是一名苏维埃战士,让她放弃天真的想法,换回军装,说完与埃莉诺意味深长的微笑对视,然后走了出去。柳德解开裙子的时候,后背密密麻麻的伤痕震惊了埃莉诺。

苏联传奇女狙击手柳德米拉的故事要从她的学生时代说起,那时的柳德是一个成绩优异的三好学生,本应活力四射的年纪却有着与同龄人不一样的冷静沉着。这天成绩公布,柳德以历史系第一名的成绩被基辅国立大学录取,其他被录取的同学都很兴奋,邀请柳德去公园庆祝,柳德却表现得很平静,婉拒了同学。回到家里,柳德换上漂亮的裙子,想跟家人朋友庆祝一下。这时父亲穿着军装风尘仆仆的进门,得知柳德被录取的消息,父亲表现得很是平淡,匆匆换完衣服又要离开,并告诉柳德和母亲,晚餐不用等他。在柳德的一再挽留下,父亲留下一句话他会早点回来就开门离去。

柳德跟小伙伴们在公园见面,旁边的女同学玛莎建议大家去看电影,柳德却想去打枪,最后大家决定投硬币决定,正面看电影,背面打枪,柳德打开手中的硬币,虽然看到的是正面,但她仍然说是背面,于是,一行人来到射击场。

男生们在靶场站成一排做准备,柳德走上前表示自己也要参加,旁边的男同学纷纷跟她打趣,觉得她肯定会垫底,谁知后面的结果,狠狠打了男同学的脸。教练给每个人发了5发子弹,在柳德的邀请下给她指导,柳德按照教练的口令装好子弹,然后举枪瞄准,调整呼吸,射击结束,教练过去查看成绩,柳德竟然打了47环,完胜旁边的男同学们。

柳德出色的射击成绩和天赋引起射击教练的注意,不久后的一天,正在上课的柳德被叫到校长办公室,一名军官堂而皇之的坐在校长座位上,手里拿着柳德的档案,上面写着柳德父亲是内务部少校军官,母亲是英语老师,军官霸道的要求柳德参加他们为期六个月的射击课程,六个月后可以回来继续完成学业,一旁的校长连忙点头附和,柳德想要拒绝,却被军官无情驳回。

似乎是与父亲故意赌气,柳德只与母亲拥抱告别,然后就带着简单的行李推门而去。母亲担心自己的女儿,而父亲同样心疼女儿,但是父亲作为军人,更清楚战争的残酷,他告诉妻子,每当发生战争,女人的命运总是很悲惨,可是战争总是接二连三的爆发,根本不会停止。

时间来到1941年6月,柳德和玛莎在敖德萨的一个图书馆准备论文,一位老教授需要查资料,想独占图书馆,于是便授意管理员索尼娅带着她俩来到海边沙滩,一群飞行员在沙滩上打球,玛莎看见帅哥犯起花痴,而柳德却对那些飞行员并不感冒,她在这里认识了医生鲍里斯。鲍里斯是索尼娅的弟弟,他是被索尼娅特意叫过来的,因为索尼娅看上了柳德,想让她成为自己的弟媳妇,不过柳德一如既往的冷漠,看起来对这件事兴趣不大。

周末,柳德应邀来到鲍里斯家里聚餐,鲍里斯的父母坐得端端正正,一本正经地询问柳德家庭情况以及她对待婚姻的态度,随后又把自己儿子夸的天花乱坠,直接让鲍里斯送给她一枚戒指。饭菜上桌,气氛总算轻松下来,鲍里斯父亲讲了一个笑话,终于逗笑了一直严阵以待的柳德。这时,邻居跑进来,让他们打开收音机,原来德军在没有宣布开战的情况下,向苏联边境发动袭击,并且轰炸了包括基辅在内的好几个城市。听到这个消息,柳德将戒指放回桌面,准备离开,这时鲍里斯父亲拿出两张歌剧票,坚持让柳德和鲍里斯一起去看歌剧《茶花女》,在剧院的时候,鲍里斯劝柳德不要上战场,那里不是女人该去的地方,柳德反驳道,她不是懦夫,说完起身离开座位。鲍里斯追到走廊,柳德告诉他,现在国家有难,她不能坐在这里,这对她来说是一种耻辱,她接受过正规的射击训练,这种时候战场更需要她。两人意见不合,不欢而散。

1941年夏天,柳德如愿参军报国,此时的德军已经占领了基辅、列宁格勒等好几个城市,苏联军队遭受了沉重的打击。训练场上,柳德跟其他女兵一起刻苦训练,一旁的男教官手拿木棍,对她们很是严格,在训练过程中,教官发现一个女兵穿了不合规的内衣,很是愤怒。教官没收了她们所有的违禁物品,然后付之一炬。众人看着火焰沉默不语,这把火不仅烧掉了她们的违禁品,更让所有人在心里再一次坚定了保家卫国的信念。

接下来的训练更加残酷,她们与男兵一起,在训练场上爬山涉水,练习各种科目。在伪装训练中,队友们一个个被教官发现,而柳德就藏在教官身边,却没有被发现,她突然起身,给教官来了个措手不及。

到了射击训练环节,教官给他们分发了子弹,让柳德第一个射击,只见教官一边啃着苹果一边走向标靶,然后站在标靶旁边,让柳德射击,柳德劝离无果,便调整呼吸,开枪射击,打出九环的成绩,教官却不以为然,让柳德很不服气。

前线吃紧,急需人员补充,面对前来要人的军官,教官不忍心让女兵上前线,他谎称女兵们还没有进行射击训练,让军官把男兵带走,可是对方已经掌握了他们的训练情况,直言名单上的人员已经完成所有训练,虽然教官觉得他们还没有训练成自己想要的那样,可是战场形势等不起,只能无奈签字放人,并特意向接人的军官提到柳德。

1941年9月,柳德来到位于敖德萨的前线,正式走上战场,上尉马卡洛夫告诉她,只要看见敌人的军官或者指挥官,就开枪射杀,但是也要注意适时收手,节省弹药。话还没说完,前方就发现了德军坦克,在当时条件下,阻止坦克前进有两种方法,一种是近距离用手榴弹,另一种是用破甲弹射击坦克的观察孔,连续两次射中同一个位置,就能击穿玻璃,然后第三枪干掉驾驶员。柳德听后向马卡洛夫要了破甲弹,装好弹药,刚准备起身寻找射击位置,头顶就出现了敌方飞机,战场瞬间被炮火覆盖。柳德第一次真正接受炮火的洗礼,四处躲藏,连枪都没顾得上拿。

一轮轰炸过后,德军步兵在坦克掩护下向阵地袭来,柳德恢复冷静,在枪林弹雨中爬回阵地前沿,刨出埋在土里的枪,爬到射击位置,瞄准射击,一枪打中敌人坦克的观察孔,然而一枚炮弹紧接着就在她附近爆炸,震得柳德耳鸣眼花,可是双方正在激战,容不得喘息,缓过来之后,柳德再次举枪射击,这次终于将对方坦克的玻璃击穿,打中了里面的观察手,不远处的马卡洛夫显然是久经沙场,射击起来有条不紊,柳德装好子弹,再次起身射击,这次她瞄准了一位军官,而军官同时也在持枪向他们的阵地扫射,子弹打中了柳德身边的士兵,鲜血顿时染红了柳德的半边脸,稍事调整过后,柳德瞄准击发,成功将敌方军官射杀。战斗结束,柳德靠着战壕,看着眼前牺牲的战友,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接过上尉递来的酒,喝了一大口。

鉴于柳德的出色表现,步兵师指挥官彼得罗夫少将奖励了她一支SVT半自动步枪,彼得罗夫少将跟柳德的父亲以前都参加过内战,赞叹柳德的父亲是英雄,如今看到战友的女儿如此出色,很是满意,告诉柳德有什么事可以直接找他。然后让士兵们向柳德学习,并让柳德讲几句,柳德低头稍作思考后说道:我发誓,面对敌人我会拼尽全力,要用这把枪消灭100名法西斯。

听完她的宣誓,彼得罗夫少将让政委解散了队伍,将马卡洛夫叫到一边,嘱咐他对柳德留点心,不要让柳德走父亲的老路。少将离开后,马卡洛夫教柳德熟悉自己的,告诉她每支枪都有自己的特点,要像对待家人那样对待自己的枪。这时,帐篷外传来玛莎的呼喊声,原来玛莎也来到了前线,两个好姐妹久别重逢,紧紧抱在一起,玛莎很激动,她终于能和好朋友柳德一起战斗,当然还有她喜欢的飞行员格里斯卡,突然玛莎看到了站在帐篷里的马卡洛夫,问柳德是不是将他拿下了,柳德回答将来会的。

随着时间推移,柳德逐渐适应了战场,这天晚上,她和队友成功射杀了3名敌人,马卡洛夫确认之后,给他们记录在册。柳德问马卡洛夫有没有在晚上射击过,马卡洛夫给她讲了一件自己的往事。当年在芬兰,马卡洛夫在一次执行任务时,一枪射杀了3名敌人,可是长官只给他记录一个人,因为长官不相信,他能一枪打掉3个人。

这一时期的柳德似乎有一种执念,只想着尽可能多地打死敌人,在一次战斗中,她擅自离开指定位置,跑到阵地最前沿,瞄准敌人,寻找一枪打死多个敌人的机会,一枪射出,很快便迎来对方的反击,子弹将她的胳膊擦伤,好在马卡洛夫及时赶来,将她拉了回去,批评她不听指挥,鲁莽行动。

战斗结束,玛莎正在帐篷里为柳德处理伤口,飞行员格里斯卡和同伴前来拜访,玛莎欢快地跳到格里斯卡的怀里,另一名飞行员向柳德打招呼,柳德却对他没有兴趣。此时,马卡洛夫正在自己缝补衣服,通讯兵走进来,向他传达了新命令。部队要撤到克里米亚,需要在港口集结,然后坐船离开,马卡洛夫他们的任务是负责掩护。晚上,柳德用行动向马卡洛夫表明爱意,却被对方婉拒。

第二天,他们来到指定位置修筑阵地,马卡洛夫想给柳德帮忙,却被骂懦夫,这时阵地被敌人轰炸,马卡洛夫去远处查看,却被炮弹掀翻在地,不过他并没有受伤,反而是柳德被严严实实的埋在泥土之下。

马卡洛夫将已经被震晕的柳德从泥土里刨出,连忙用马车将她送往医院。在这里,他们碰到了之前追求过柳德的医生鲍里斯,此时的鲍里斯已经成为一名军医,他看着曾经没能送出去的戒指,神情恍惚,起身来到病房,却看到躺在一起的柳德和马卡洛夫。不明真相的马卡洛夫希望鲍里斯给予柳德特殊照顾,鲍里斯直言自己在他之前就已经爱上柳德。

苏醒过来的柳德坐船跟随大部队撤退,鲍里斯在身边细心地照料她。鲍里斯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却被敌军的飞机打断,飞机丢下的炸弹和机枪射出的子弹,瞬间就将平静的海面变成炮火连天的战场。

柳德想要参加战斗,可是她还是个伤员,需要完全恢复,得到医生证明和上级批准,才能参加战斗。

他们最后在塞瓦斯托波尔靠岸,守卫这座沿海城市。身体刚恢复一些,柳德就找到指挥官,让他在自己的痊愈报告上签字。在码头,柳德发现了后续靠岸的战友,她急忙向前跑去,特意摘下帽子整理自己的头发,她要以良好的形象与马卡洛夫见面,可是,她只等来了马卡洛夫托玛莎带给她的枪。

1941年11月,柳德遇到了她新的上司兼搭档,列昂尼德.基琴科上尉,两人在执行任务时,碰到敌军的一个布线兵,柳德连开两枪,布线兵受伤倒地失去行动能力,列昂让她别再打了,让对方自生自灭,可是此时的柳德心中全是仇恨,再次开枪将布线兵爆头。列昂看出了她复仇的心态,很是生气,指责柳德这样做跟法西斯有什么区别,他告诉柳德,不该只为复仇而活,战争不单单只有死亡,还包括活下去,如果没弄清楚为什么要在战争中活下去,只会被战争杀死,而列昂也不想再一次失去自己的搭档。

接下来的日子,两人开始了接收任务,射杀敌人,再接收任务,再射杀敌人的循环之中,在列昂的悉心指导下,柳德的射击水平也不断提升,随着天气越来越冷,朝夕相处的两人,心也越来越近。这天晚上,两人正在荒野行走,突然一颗信号弹像流星一样划过,他们侦察发现,原来是一伙德军在庆祝圣诞节。话不多说,两人调整状态,举枪射击,三下五除二就将那伙德军团灭。

新年到来,苏联军官们聚集一堂,庆祝他们成功抵挡住德军的进攻,将希特勒在塞瓦斯托波尔过新年的计划粉碎,指挥部运来了1500箱香槟,供大家庆祝1942年的到来。

集体聚会结束,柳德与列昂开了个小会,两人用最原始直接的方式迎接新年的到来。

随后的日子两人浓情蜜意,柳德的脸上也露出难得的笑容,有了身体和心灵上的融合,两人执行任务也是如鱼得水,配合起来更是顺风顺水。

这天两人完成任务,返回营地,遇到了玛莎,玛莎宣布她要与飞行员举行婚礼,邀请他们明天按时参加。然而当他们第二天到达婚礼现场的时候,却得到飞行员牺牲的消息,玛莎强颜欢笑,倒了三杯酒与他们碰杯,然后将自己头上的花环摘下,戴在柳德头上。柳德触景生情,想要与列昂生个孩子,然而与女人的感性不同,男人往往是理性克制的,列昂用沉默回应了柳德。

两人之间有了隔阂,各自心事重重地走在一片树林里,列昂正想开口缓和关系,却不慎触发德军预设的信号弹,随着信号弹升向天空,密集的炮弹便向两人袭来,炮火瞬间将两人淹没,列昂将柳德推倒,紧紧趴在她身上,用自己的身体保护她,炮火过后,列昂已经沉睡不醒,柳德拖着他向营地前行。

等到柳德苏醒,她从鲍里斯口中得知了列昂牺牲的消息。然而此时政委领着几名士兵走来,不顾柳德满背的伤口以及精神上的创伤,要求柳德起来配合拍照,因为德军发出消息,声称柳德已经被炸死,他们需要发出柳德仍然活着的消息,提升士气,激励苏联的官兵们。

为了对付柳德,德军派来一名优秀的狙击手,政委找来柳德,让她干掉对方,此时的柳德心念俱焚,她掏出医生的证明,告诉政委自己已经不再适合执行任务,政委不肯罢休,拿已经牺牲的列昂说事,柳德无奈再次拿起枪,与德军的狙击手对决。两人伪装在同一片区域里,相互熬鹰,从白天熬到黑夜,又熬到天亮,柳德后背的伤口已经出血,她决定不再熬下去了,用鲜血在自己额头画了一个十字,抱着决死之心站直身体,对方直接被搞蒙了,没有第一时间开枪,柳德抓住机会抬枪射击,对方狙击手也很快反应过来,两人几乎同时开枪,最后的结果是柳德负伤,对方被击毙,柳德来到对方狙击手身旁,看到他随身携带的照片,默默帮他将眼睛合上。

坚持了250天的塞瓦斯托波尔保卫战最终还是失败了,然而柳德作为一名击毙敌军三百多名,负伤四次的女狙击手,却得不到一张小小的通行证,最后鲍里斯将柳德骗上潜艇,用自己的通行证,为柳德换来一个坐潜艇逃生的机会。

根据影片中的描述,在这场溃败之后的撤退中,最高指挥官并没有组织官兵和民众有序撤离,陆军最高指挥官带着指挥部的几十名军官乘船撤离,舰队司令乘坐飞机撤离,总共只有大约3000人乘坐潜艇、飞机、轮船等交通工具撤离到高加索,而剩余的大约80000官兵和民众,被留在塞瓦斯托波尔的岸边,与来势汹汹的德军进行对抗,迎接他们的或许只有死亡或者被俘,在柳德眼里,他们都是英雄。

后来,柳德没有再回到前线,她在一个狙击学校当了教导员,战争结束后,她完成了她的大学学业,并且获得了最高荣誉,苏联英雄称号。在埃莉诺看来,这样一位女士,值得赫鲁晓夫等待。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